在线考试 联系我们
 
  驾校新闻
  行业新闻
  学车指南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驾校学车学会了什么
发布日期:[2009-9-25]

 片花:现在想要开车考驾照,驾校这一关都是必须要过的。想必大家对于驾校的这些经历都有着深刻的记忆。有快乐,有痛苦。按理上说驾校考试合格拿到驾照了,您就是一个合格的驾驶员了。但是,我们街上的新手好像技术都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甚至因此催生了一个全新的行业——汽车陪练。那么,我们在驾校学习了这么多的项目,到底哪些是很实用?哪些又是没有必要的呢?除了目前安排的这些学习科目,还有哪些特别实用的技术,反而没有教给咱们呢?今天的《车事千斤顶》咱们就来聊一聊驾校学习的心得体会,同时也给驾校和学车的听众们提提建议,支支招。

  梁洪:周末好,这里是来自北京交通广播汽车天下每周六和大家见面的《车事千斤顶》。我们的节目由北京交通广播《汽车天下》、新浪汽车联合推出,梁洪在周末问候大家:周末快乐!

  今天我们又请到几位好朋友,要在周末的上午和大家来轻轻松松地聊会儿天,各自跟听众朋友打声招呼吧。

  冯云:大家好,我是新浪汽车的编辑冯云,我们又见面了,这一期的话题很有意思,希望大家好好期待。

  林贺:你怎么心这么虚啊。

  梁洪:听着老颤颤巍巍的,不知道为什么。COCO。

  COCO:时间真快,又到周六了,大家好,我是COCO。

  梁洪:你听听人家的底气。

  COCO:就是。

  冯云:加班时间太长。

  COCO:是在控诉。

  林贺:大家好,周末好,我是林贺,周末应该有周末的心情,所以请收听我们这一期《车事千斤顶》。

  梁洪:现在有很多朋友都是一边开车一边听我们的节目,我们要问问各位正手持方向盘的人,现在有多少人心里面在发虚。以前我们在节目当中做过这样一个调查,其实也就是不远,上周,我们在节目当中问了大家这样一个问题,说现在北京车卖得这么火,每天有近千辆的新车上牌,也不断地有驾校生产出一批又一批的新手。所以,在北京新车加新手这种情况非常之多。很多人就这样上路了,我们就问大家,您真的觉得心里特踏实吗?您真的已经觉得自己完全能够应付北京这种交通路况了吗?您觉得自己是不是还该学点什么,该不该回炉。我们那期的节目短信互动就是“您想不想回炉”。结果看了一下短信平台,有很多朋友都发来短信说“我要求回炉”。我觉得这挺能说明问题的。所以,我们在今天就和几位嘉宾一起来探讨这样一个问题。拿了本了,意味着你法律上已经具备驾驶资格,但是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人觉得心里发虚,还会有这么多人觉得我好想学得还不够。所以,我们要和三位来探讨,驾校到底教了我们什么,驾校到底应该如何培养出真正能够合格上路的驾驶员?而不简简单单是法律上允许你已经具备了开车的资格。所以,我觉得三位都可以先说说自己在驾校的一些感受和经历,因为在直播间咱们四个,都应该算是开车心里很有底了,绝对不犯虚了,也都驾龄挺长的。咱们想想咱们的路是怎么走过来的,真的是师傅教给你的,还是自己在不断的摸索、不断的刮蹭、不断的碰撞、不断的哆嗦当中一路走过来的,咱们都可以说说。COCO你先说说吧。

  COCO:我觉得我这一路是被N个男人一路骂过来的。

  梁洪:哎哟,N个男人?

  COCO:对,对。我这是标题党。

  梁洪:先说说你的第一个男人。

  COCO:第一个骂我的就是教练。简直就是,我记得好像从小到大我就没这么着,就被陌生人这么骂过,北京人叫呲道过,真没有。其次有了本之后。

  梁洪:第二个男人。

  COCO:就是我爹。我爹骂我更狠,而且我觉得他咬牙切齿,都要上去抽我,你这怎么开的?就不行了都要。

  林贺:把教练都捎带上了,教练怎么教的。

  COCO:第三个就是我老公。

  冯云:你老公连你教练带你老公一块儿捎带上。

  COCO:他是到最后都已经不骂我了,无语了,就摇头。

  林贺:疯了。

  COCO:嘴里发出“嗞”这样的声音,一路上经常“啊……”

  梁洪:你有没有总结一下,为什么以上N个男人都对你表示这么大的不满和气愤?

  COCO:一个是在驾校的时候,我不会开车,我觉得能让这么一个大铁壳子动起来就特别紧张。这个教练骂你,因为你想他天天从事这个活动,他天天碰上,难免人也会急什么的。像我拿了本之后,我爸急是因为,他觉得你都有本了,你的本都考过去了,国家允许你上路了,你这样的能上路吗?他也是出于对于我包括人身安全。

  林贺:不,他是担心别人。

  冯云:其实这三个男人归根结底都是出于恐惧,跟你坐在一起,绑在一根弦上。

  COCO:他们会觉得是不是女的天生开车就有点那什么呀,有点成见。

  梁洪:咱们在以前节目当中探讨过,绝对没有,甚至在有些方面女人开车比男人更加仔细、细心和谨慎。

  COCO:对,对,我觉得也是,尤其是看路、认路什么的,比男人强,男的眼睛一瞄就过去了。

  冯云:别又挑起事端。

    林贺:下期再说。

  梁洪:对,咱们把这线先拉回来,先拉到这三个男人身上,咱们先分析这第一个男人,第一个男人的行为大家应该都遇到过。在驾校被呲道,因为我考驾照的时间是1993年。那会儿教练神呐,得什么老大、老二、老三排好了名次之后,谁去打水,谁买烟。

  COCO:谁擦车。

  梁洪:得伺候着师傅,得让师傅今天心里舒坦了,多说你两句,多教你两句,要不然他也不理你,你开吧。然后在关键时候骂你两句。基本上我们都是这么学会车的,当然那是很久以前,现在驾校规矩多了,而且跟咱们那会儿也完全不同,那会儿真的条件太艰苦了,我学那车的时候,老大、老二、老三开的时候我就坐在那斗里,反正很惨。除去这些之外仔细想一想,驾校到底都教了我们什么?COCO刚才那句话说得挺好,就是大铁壳子我能让它动,我还能让它停,我还能想让它停哪儿就停哪儿,除此之外好像没别的。

  COCO:最怕的是我让它停它不停。

  冯云:就学会了让它动,让它停,想让它停哪儿,在驾校没学会。

  梁洪:这是我们俩从女人学车的角度觉得挺辛苦、挺受累,还挺受气,还天天让人挤兑。我想听听两位大男人,你们学本应该也很久了,咱们差不多都是那个时期学的本。你们受罪吗?你们觉得学到东西了吗?

  冯云:我那时觉得有些项目挺莫名其妙的,考试的那些科目,反正坡起,反正我在驾校长就要没学会动作要求。但是等到我后来拿了本以后,我又找陪练,陪练到我们家门口,正好有一个桥,有一个坡,他就让我感受两下油门和离合器之间具体的关系是怎么样的。在驾校的时候没有人告诉我,不知道是教练忘了还是怎么着,还是陪练告诉我,差不多用了10分钟,反正那个坡也不是特陡,再也不用拉着手刹等驾校学的动作,根本就不需要,怎么起步,驾校那套规范动作,挺麻烦,也不怎么实用,根本不需要,尤其配合好马上就起来。所以,驾校的规程可能好多还是化油器汽车时代老的套路根本都没变,也不与时俱进。

  梁洪:你学本是什么时候?看来我还是高估你了。

  冯云:2000年以后学的。

  梁洪:嫩,比我嫩多了。

  冯云:快10年了。

  林贺:我谈谈我的感觉,最开始在部队学。

  梁洪:啊,你是在部队学的?

  林贺:一年或者半年左右,至少要这样,而且天天开。

  COCO:咱们又挖掘出林贺不为人知的秘密。

  梁洪:你是在部队学的吗?

  林贺:咱们书归正传。

  梁洪:他一直不回答我的问题,转移目标。

  林贺:拿着阿云的例子来说,给我的感觉,在驾校当中就那一亩三分地,熟悉的树、熟悉的路、熟悉的草、熟悉的桥,在你熟悉的所有环境下,教练他所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就是要把你训练成在这个场合里都OK的一个人,他的任务就完成了,按理说他的职责也应该是这样。但是他没有给你讲,假如在以后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假如在以后你遇到那种情况应该怎么办。下雨、刮风、打雷的时候你应该怎么开车,这些教练起码在目前的驾校当中还没有。他只教会你一些熟悉的环境。而现在道路确实瞬息万变,你在路上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们开车的习惯都不一样,所以给我的感觉就是教练在驾校当中教给我们的只是识别单个字,如果你想把你认识的字组成句子,写成文章,并且发表,那是很难的。我们可以把现在的赛手比喻成一个唱歌、饶舌的,他们已经把这个参透得很精致了。我们就想写出一个好句子、好文章,这些教练不会教给你,他只教给你这个字念真正音,我只是打这个比方。

  梁洪:真深刻啊。

  冯云:原来驾练在驾校教你是怎样做人。

  林贺:这也应该纳入到驾校当中,车德嘛。

  梁洪:刚才听了大家的感受和体会之后,我觉得大家是不是拿几盆脏水全都泼在教练、驾校身上,是不是合适?冤不冤?尽管这么多人都觉得我拿着本上路之后还需要回炉,是不是我们就需要一句话判定,是由于驾校教得不好,教得不够实际,太书本,太不可观,太不贴切现在的情况,我们能这么一句话来判定吗?

  新贺:绝对不能,这可能分两方面。驾校本身就是一个诞生驾驶员的地方,还是比较神圣的。像我们毕业那么多年。

  梁洪:老神圣了,打水、送烟。

  林贺:那是神呐。可能涉及几方面,一方面是课程的设置。比如这个课程应该再包含什么。再有就是教练沟通、交流的能力。我们都知道现在很多老师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去提高孩子们,提高学生们的吸引力。但是现在我们一进驾校有的是一种惧怕,上一届学员说这个教练脾气不好,你可别惹他,惹他能削你,往往是这种思想,而不是一种特别宽松、特别积极的心态。

  冯云:应该都是幼儿园的漂亮阿姨来教咱们,跟你说话的时候就像哄小朋友。

  梁洪:小贺贺、小云云。

  林贺:就这两方面,一个是课程的安排。二一个是教练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让你深刻理解你跟车或者你跟路之间的关系。

  梁洪:我们再让COCO和阿云用最简单的一两句话概括一下,你们认为是不是目前造成这种情况全部应该归责任于驾校?

  COCO:不全都是,但是大部分。

  梁洪:百分之多少吧?

  COCO:有50%是课程设置不合理。还有30%是驾校对于教练的素质本身就应该再提高。

  林贺:一会儿把你本给收了,让你说。

  梁洪:还有那20%。

  COCO:就在于个人的天赋了。

  梁洪:没错,这点我很认可。阿云。

  冯云:反正我不能说是由于个人的问题造成的。

  林贺:你把你手捂着胸,拍着胸脯说。

  冯云:主要是驾校的课程,教练还好,教练就是把课程告诉给你,主要是课程设计得不够合理。如果设计得合理一些,教练传达下来,哪怕你自己练都好办。

  梁洪:刚才几位都谈到了驾校课程设计的问题,我们稍后再探讨一下在驾校到底应该教我们什么,在路况和广告之后我们继续开顶。

  梁洪:《车事千斤顶》,我们继续开顶,这里是北京交通广播和新浪汽车联合推出的《车事千斤顶》。我们今天和大家来聊的是关于驾校的话题,到底驾校应该教我们一些什么。刚才几位都分析了,为什么拿了本开车上路还哆嗦,还开得不好。大部分人,首先第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归结于是驾校的课程设计得不合理。那么好,咱们现在三位都即将担任某驾校的校长,要给这个驾校大刀阔斧的改革,我们要重新规划教学课程。请三位校长发表你们的演讲。

  冯云:先招一批幼儿园阿姨。

  梁洪:咱们怎么改?COCO校长你先说说吧,教什么。

  COCO:我觉得现在不都变成课时了吗,应该最起码有10%的课时,应该是在夜间练习驾驶。比如说天黑了的那种。因为毕竟在夜间驾驶的时候,你只有模拟到这个夜间环境,比如教练才能告诉你这个灯应该怎么开,这会儿别开这个灯或者怎么样。都是大白天的,不允许开夜间驾驶,我怎么教?我就告诉你这是大灯扭,你现在按,你按没有用,看不见。你说这有什么用?

  冯云:现在好象有。

  COCO:很少。

  梁洪:增加夜间驾驶的培训课程。好,谢谢我们的COCO校长,林校长。

  林贺:我的要求就比较多了,当然收费也很贵。

  COCO:你就知道收钱。

  林贺:我觉得汽车的一些基本的常识应该知道,现在也有,但不是很细。就像阿云刚才说,那时候教的都是化油器。

  梁洪:你就是说要教授汽车的一些基本的知识。

  林贺:常识,因为常识可能会有一些反应,而这些反应会涉及到安全。比如说有一缸不工作了,是什么样?教练可以说一下。你可要靠边停车,避免给别人和你自己的生命安全造成危险,这是第一。第二,北京现在的道路发展非常迅猛,应该认路。我们不应该把所有毕业驾校的学生,把所有希望全寄托在一个GPS上。它告诉你“请左转,请右转”,我觉得必要的大的一些路线,比如有的从驾校毕业的学生从北京学的本,北京有几环可能都不知道。这样你谈何在路上行驶,并且游刃有余。第三,如果条件允许,像COCO说的,比如这个驾校要讲规模,讲学历,你可以设计出雨。

  COCO:好莱坞了都。

  林贺:这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很多驾驶员,包括交通台的主持人也提到过,一到冬天下雪都会提醒一些新司机别出门了。为什么不出门?凭什么呀?这是我的权利。

  冯云:而且你不出门永远都是新司机。

  林贺:所以在驾校有模拟的雪天或者模拟的雨天,雾天模拟不出来,可以放点烟。

  COCO:可以,放点烟雾弹。

  林贺:可能的话,我当校长,风雨雷电、雨雪交加都应该有,给大家一个心理暗示或者准备。

  梁洪:你得收多少钱啊?

  COCO:这得收一万。

  林贺:第四,现在很多人都认为学车是特别苦的事,天不亮就到道边上等着,一会儿大公共来了,去了以后就像梁洪说的,去了还坐斗里,普桑现在不用坐斗里,但是学大车还得我斗里,觉得是特苦的一件事。为什么不可以让它变得愉悦一些,舒服一些。

  梁洪:穿着晚礼服,喝着咖啡。

  林贺:穿着你的水晶鞋是吗?

  梁洪:林校长,你的驾校什么时候开张?

  林贺:2058年。

  COCO:不是,他得先找投资,找一个阿拉伯酋长来投资。

  梁洪:对,对。我们再听听冯校长,您有什么高招?

  冯云:我决定跟林校长合办这个学校。

  COCO:入干骨是吗?挂一个名。

  冯云:我也有好多这方面的应该增加的课程。参加安全驾驶训练营,目前都是厂家办的,要求比如你有几年以上驾驶年龄。但是我参加以后觉得好多应该让新手感受。比如有体验爆胎的,这个成本大家觉得特别高,弄一个特别破一点的车,稍微旧一点的轮胎,可能一条就一二百块钱。因为大家都没有经验,没有经历,爆胎的时候应该怎么样。甚至在驾校的时候都不告诉你爆胎应该怎么样,很多人可能本能反应,一脚跺死刹车,有可能造成事故,有让你体验。

  体验雨雪驾驶,我上次也尝试了一下,没有我想象当中成本那么高。

  梁洪:弄钢板就可以,泼水就可以。

  COCO:湿滑地面。

  冯云:水是加洗涤灵的,在石板路,泼洗涤灵,基本上摩擦系数和雨雪天气应该差不多。它把ABS拔掉,先体验一下一脚跺死,整个车原地打转。在没有ABS的情况下,人肉ABS,连续刹车,看能不能让它不打转。很多东西都应该是在驾校学到。虽然你刚会开车以后觉得有点难度,但这些项目如果控制得好,也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你体验过以后,你再上路就不会那么紧张了。

  梁洪:非常同意阿云的看法。因为我参加过奥迪和宝马的驾驶培训。我就觉得这种培训非常有必要,实际上不一定像林校长他们布置的好莱坞似的。其实很简单,只要有这样的一个场地,只要比如说可以铺设这么一段有的是搓板路,有的是铁板子上弄得非常滑,或者是把它弄湿,其实成本真的很低,让你进行各种突发情况怎么处理。还有包括把ESP关了以后,让你体验甩尾。这种驾驶的培训我认为对于新手、老手都有必要。因为比如说COCO开了十年的车,她未必有一次遇到过甩尾。所以,不见得你开的时间长了就具备应对突发情况的经验,绝对不能划等号。所以,我个人认为回炉这件事非常有必要。无论是新手还是老手都应该进行相关这方面的培训。能不能把这方面的培训放在驾校,放在林校长和冯校长的学校里,对新手来说可能稍微有一点点早。他刚学会开车的时候,你马上就要让他去体会这些东西,我觉得有点早。所以,梁校长的建议是,在本学校就开设课程,就跟咱们上大学一样,有本科,有研究生,有博士生,大家的收费标准不一样。你最后能拿到最合格的这样的一个证书,一定是博士生毕业,就说明你不仅掌握了最基本的驾驶水平,对车辆的一些基本的知识要有保证,而且经过了这些突发情况的考验,我认为只有拿到梁校长颁发的最终的博士生毕业的证,您才能开车上路。

  COCO:相当于进修班似的。

  梁洪:靠谱吗?

  冯云:刚才咱们说的都是增加的项目,其实还有一个问题,我记得反正我在驾校,咱们应该多学过,单边、双边那个。我自从上路以后从来没遇到过。

  COCO:不压井盖。

  冯云:那是不需要学的。

  COCO:交警说不轧井盖,和我上路有什么用?

  梁洪:那就叫突发情况,我亲爱的COCO,我认为那有用。

  林贺:有用,实际上用处很多,比如单边或者双边,如果你经常自驾或者遇到特殊情况,它会让你掌握这个车在什么样的宽度或者什么样的角度可以通过。还有那个井盖,比如说路上有一个砖头,你怎么躲它?那实际上就是不轧井盖。这涉及到很多。刚才其实我特别想说,现在驾校的一些规定可能适合20年前的道路,但是现在道路发展了,它没有与时俱进。我们希望驾校能够像梁校长那儿似的,有各种各样的设施,包括我和冯校长好莱坞似的,再有把所有的教练都变成女的,就是你的那个愿望。

  梁洪:我们俩希望都是男的。把教练的照片都放在网上。

  COCO:你们连乡亲什么就一块儿办了。

  林贺:跑偏了你俩。

  梁洪:扯回来,扯回来,您接着说林校长。

  梁洪:在有些国家你考试是一次过不了的,必须要经过四次考试,必须要在四次不同的地点。

  梁洪:而且人家考试必须要把车开到路上,真正的大马路上。

  COCO:咱们还是在圈子里。

  梁洪:还是在你熟悉的这个小院里。

  林贺:早期学本应该说第一年不许上高速公路。

  梁洪:白本,我拿过白本。

  林贺:后来被取消了,你今天从驾校回来,明天就可以奔京沈,奔京哈,哪儿都行。但是在国外也是,一年之内不允许上高速。

  梁洪:我强烈呼吁这个应该恢复,就是所谓的“本科”、“研究生”、“博士生”,你一毕业就是本科,有些地方是不能去的。因为一旦这些路面上有突发情况,你根本应付不了。

  林贺:你在像德国,第一年的时间你只允许白天几点到几点,比如十点到晚上天黑之前五点,你可以在路上行驶,如果超过这个时间就属于无照驾驶,是要被拘的。第二,现在驾校已经在开始实行夜间考试,但是往往教练为了早点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他往往在天亮之前就把这个科目考了。

  梁洪:天亮的时候进行夜间驾驶。

  林贺:没有真正达到人家设计者初衷的目的。

  COCO:我觉得现在还是批量的在流水线,就是你交钱、体检、交表,然后法培,法培完之后上车,上车完之后就是考试,就走了。

  冯云:我学车那时不体检,就是你报名的地方人家看你胳膊、腿都全着就行了。

  梁洪:所以这还是有一个问题,就是刚刚COCO说的,我认为有一些人天生就不能开车,真的有一些人天生就没有开车的天赋或者是基因,可能一百个人里边有那么一个、两个。所以,入学的门槛梁校长认为应该提高,不是谁拿着钱来我就收你,本校长不行,本校长必须要对你进行一个最初的一个考核。有的人就根本不适合当司机。

  林贺:但是梁校长你不能那么有责任,好比说有一个人拿着好几万块钱门口等着,你收我吧。

  梁洪:快来,快来!

  林贺:这有成本问题。比如说像现在有很多技校就许诺,你学不会,你永远在这儿学,我管吃管住,什么都管。但涉及到一个成本和资源的问题。如果说你老学不会,老在这儿占着坑,别人怎么进来?我们再纵观整个驾驶员培训的状态,最开始20年间是窄进窄出,特别的严,你能够学,除非是专业司机,这是20或30年前。等再过15年前、10年前是宽进择出,那时我们都知道像台里边有些同事考了4、5回最后才考过,这是宽进窄出。而现在是宽进宽出。实际上要求的标准、通过的标准越来越低了。

  梁洪:因此这也是我们在节目当中,今天为什么要来聊这个问题的一个根本的原因。因为我们觉得这种现状,虽然我们今天是轻轻松松地聊,但实际上它的后果是非常严峻的,我们必须要正视这样一种现状。所以,《车事千斤顶》在广告之后要继续开顶,看看到底有什么样的方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广告之后继续我们的《汽车天下》。

  现在想要开车考驾照,驾校这一关都是必须要过的。想必大家对于驾校的这些经历都有着深刻的记忆。有快乐,有痛苦。按理上说驾校考试合格拿到驾照了,您就是一个合格的驾驶员了。但是,我们街上的新手好像技术都还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甚至因此催生了一个全新的行业——汽车陪练。那么,我们在驾校学习了这么多的项目,到底哪些很实用?哪些又是没有必要的呢?除了目前安排的这些学习科目,还有哪些特别实用的技术,反而没有教给咱们呢?今天的《车事千斤顶》咱们就来聊一聊驾校学习的心得体会,同时也给驾校和学车的听众们提提建议,支支招。

  梁洪:广告之后欢迎回到我们《车事千斤顶》,我们今天和大家来聊的话题是驾校到底该教什么。刚才我们的几位校长都已经把自己的改革方案公布于众了。当然改革方案离具体的实施,我们毕竟不是真的校长,是打引号的校长,不知道有多少真校长能够接受我们的建议,但是我们还是要把我们的想法在节目当中充分地表达,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可能我们目前驾校的教学确确实实它脱离实际了,它教出来的人只是具备了法律上能够有驾驶汽车的资格,但是他是不是具备了这种能力?很多人要打一个问号。所以,在今天节目的第三时段最后,几位嘉宾各自来做一个总结,咱们都把各自好的建议,立足现在,暂时冯校长、梁校长、林校长都没有认识阿拉伯王子、阿拉伯公主之前,咱们能怎么办这个事,大家都把建议说一说,阿云先来吧。

  冯云:我想到还有一个办法,我从驾校出来就想过这个事。可能以校长的身份办不了,以局长的身份能办。比如说大学毕业,毕业证虽然都是国家统一的毕业证,但是会有毕业院校,是哪里毕业的,大家也认。比如我招什么科目的人,认这个学校毕业的。其实是一个性质,比如驾校里就多一行,是哪个驾校出来的。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用,但是如果这个驾校出来的一两个人频发交通事故,如果有一个合格率的问题,比如这个驾校出来的哪个学生,可能未来的两三年里边,好多事故全是这个驾校出来。其实倒推回来就是教学的问题。

  梁洪:然后呢?

  冯云:这个驾校不管是取缔还是整改,等于能够倒推回去,能够找到根源,就可能是这个驾校教学有问题,那你就去别的教得好的驾校,比如这个驾校出来的学生,所有拿我这个驾照的人,在这个学校毕业的都没有问题,以后你去学车也有一个公示,慢慢就有参照,应该去合格率比较高的地方,未来就安全了。

  梁洪:那些驾校慢慢就自生自灭了,咱们可以用很低的价格把它收回来。

  冯云:然后改个名。

  梁洪:来,COCO,你的建议。

  COCO:我觉得还是四个字:与时俱进。不光是课程要与时俱进。教练自己本身也要与时俱进。无论是他的素质,还是他的专业水平,不是你会开车扒拉脑袋就能过来就能当教练。比如说像有的教练,他可能是20年的老司机或者30年老司机,他自己本身身上就有一些根深蒂固的东西,其实是一些弊病,他还拿这个当成自己的宝贵经验,告诉新学员。或者是像现在的车发展到什么程度?他还拿自己老的什么点刹,现在驾校还教这个,这些都得改,等于是两手都要抓,一个是课程的设置,一个是老师的水平,也要与时俱进,也要提高,这样才能教出一个好的驾驶员,四有新人。

  梁洪:你觉得老师、教练员到什么地方选拔和挑选你认为是合理的?什么样的人比如又能和时代接轨,他还能够有丰富的驾驶经验,他还特别会和人沟通,他还长得不能难看。

  COCO:像现在这些驾校,现有的这些驾驶员,驾校自己可以展开一些内部培训,就跟比如我们公司似的,我还没事来点什么文化培训,来点什么这培训、那培训。对于教练也可以,比如说以前适用,但是现在不适用的,可以做一些总结,所有的驾校都展开这一系列的培训,这就比较好。

  梁洪:对,因为汽车技术在不断的发展,很多有着非常丰富经验的老司机,比如30年、40年驾龄的人,不一定对今天的汽车、今天的交通了解。所以,对老师本身的再次培训,老师也需要回炉,提得好。

  林贺:我的建议是对一些特聪明的人,别让他在那儿熬了,必须熬过多少个课时以后才能让他出来。而对那些本身天生不是特别能干这个的,您也别让他在这儿熬,他觉得熬过了我就有本了,什么时候真正能够达到出远门的水平,驾校才让你出去,才颁发给你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头的驾驶证。你不要把所有的马路当成练车场。另外,我希望所有的驾校还是能够把对路的考试,也应该纳入到考试范围当中。因为如果你熟悉路线,不光节约能源,节省你的时间,同时也减少这辆车对道路资源的占用。如果说我本来去西直门,结果一转头到南边,到永定门了,我又绕了这么长时间,既费油又耽误时间,还占用道路资源。

  梁洪:如果有书面考试,给他一个空白的北京市行政地图,让他填。

  林贺:因为我们的的哥不是没有先例,我们的的哥上岗之前考资格证有这一项,我们的驾校可以借鉴这一部分,并不是说考角门在哪儿,古楼在哪儿,你给我说出东南西北经纬度,不用。只是说我考你几条路线,大概能知道方位就行了。

  梁洪:好,我们刚才几位嘉宾又各自把各自认为目前能够比较现实地做改善的一些好的方法,在节目当中都提出来了。我们也相信此刻有很多都是从事驾驶培训的人在听我们的节目,希望我们的这期节目能够对你们有所帮助。因为我们确确实实的认为现在北京的新手加新车的这样一种现状,对交通安全形成的一些隐患是不容忽视的,而且这是一个必须要尽快解决的问题,希望能够给大家提一个醒,并且我们今天的这些建议能够尽早地有人听到,并且去实施。

  非常感谢我们的三位嘉宾,如果你想再次看到、听到本期节目,您可以登陆新浪汽车,查到《车事千斤顶》。祝您周末快乐!

 

关闭窗口
 
ICP09012925

咨询电话:021-36215953 QQ:5631103,1899563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 2007-2018 WWW.JX021.COM  
吉隆驾校